當前位置:首頁>宣傳教育>以案警示

侵占集體資金 偽造收條遮掩

發布時間:2019-07-1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侵占集體資金 偽造收條遮掩

——山東茌平一村黨支部書記對抗組織調查被嚴懲


  違紀違法問題通報

  6月28日,山東省茌平縣紀委監委通報了2起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調查典型案例,其中一起為杜郎口鎮東大劉村原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劉延雙偽造證據、串供對抗組織調查問題。

  經查,2017年6月,茌平縣紀委對東大劉村土地流轉收入有關問題進行調查時,劉延雙找到村民劉某某,要求劉某某為自己侵占的14869元偽造收條并囑咐劉某某,調查組了解情況時,要向調查組承認打過收條。劉延雙偽造證據、串供對抗組織調查,違反了政治紀律。劉延雙還存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群眾紀律和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等問題。

  2017年9月,劉延雙被開除黨籍,違紀款項14869元予以追繳。2018年1月,劉延雙不再擔任東大劉村村委會主任。

  事件回顧

  2012年底,東大劉村土地流轉,將村里兩塊土地共計364.99畝以每年每畝1000斤小麥的價格流轉給當地恒盛園林集團。其中23.4畝為村集體所有,2013年至2017年集體所有地塊承包費折算現金后共計141188元。按照流轉協議,恒盛園林集團每年都通過鎮經管站將當年的土地流轉費用劃撥到村集體賬戶上。

  東大劉村是典型的農業村,土地承包費和流轉費是村集體主要收入來源。怎樣才能讓自己隨心所欲地用這筆錢呢?時任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的劉延雙左思右想,想出了一個“妙招”。他通過偽造承包費發放名單的方式,在賬目上將23.4畝村集體土地劃撥到其他村民的名下,再以發放承包費的名義,將這些錢取出來。

  劉延雙不信任會計,花錢的時候他總喜歡“親力親為”。幾年下來,這部分土地流轉費中的126319元被用作村集體支出,剩余14869元則被劉延雙據為己有。

  ●查處經過

  2017年3月,茌平縣紀委收到東大劉村村民的實名舉報:“我村書記劉延雙,多年來利用職務之便,把村集體的公共財產變賣,部分具(據)為己有……”舉報信中,舉報人還詳細列出懷疑劉延雙違紀的11條具體事項。

  “群眾利益無小事,并且還是實名舉報,一定要查實查細。”茌平縣紀委主要負責人在問題線索分析會上作出決定,由杜郎口鎮紀委對劉延雙有關問題進行調查。

  “兄弟,你得幫我個忙。鎮紀委好像在查村里的賬,有些賬目對不上,需要你打個收條當作證明。”2017年6月20日,得知鎮紀委在對涉及自己的信訪舉報進行調查時,劉延雙急忙找到村民劉某某尋求“幫助”。

  “行,這收條怎么打?”

  “這樣,你一個收條寫‘今收到現金4130元’,落款時間寫2012年9月;另一個收條寫‘今收到土地流轉費現金10739元’,落款時間寫2013年10月,就說你收到了這些流轉費。”劉延雙按照自己設計好的思路向劉某某面授機宜并再三交代:“鎮紀委找你了解情況的時候,一定別說漏了嘴,就說是收到土地流轉費了,再問細節就說時間長記不清了。”

  聽到此處,劉某某有些緊張:“鎮紀委還要找我談話?我這么做不會出什么事吧?”

  “不會不會,就是走個過場,你放心吧。”劉延雙連忙安慰道。

  幾天后,調查組找到劉某某了解情況。

  “我們是紀委工作人員,今天找你了解有關情況,希望你能如實回答。同時我們要告知你,說假話、作偽證或者故意隱瞞事實是要承擔相應責任的,你明白了吧。”調查人員向劉某某表明了來意。

  “你們村給其他人發放土地流轉費的時候都沒有寫過單據,為什么偏偏會讓你打收條?”

  “這……”劉某某顯然沒想到調查人員并未像劉延雙說的那樣“走個過場”。

  “據我們所知,你只有3畝多一點的承包地,這兩筆錢究竟是哪一年的土地流轉費?以什么標準發給你的?”調查人員追問。

  “我……”劉某某啞口無言,“我還是實話實說吧,其實我一分錢的流轉費也沒拿到,我寫的收條是假的。”

  “你為什么要寫假收條?”調查人員繼續發問。

  “前幾天劉延雙找過我,說讓我幫他忙,我根據他說的內容寫了2張收條,還摁了手印。他還囑咐我,如果你們找我了解情況,就讓我說收到土地流轉費了,還說這是走過場,不會有事的,我要知道這得承擔責任,說什么我也不會答應啊。”劉某某有些憤憤不平。

  至此,劉延雙侵占村集體資金的事實逐漸明朗。結合調查人員了解到的其它線索,2017年7月14日,經杜郎口鎮黨委批準并報茌平縣紀委同意,杜郎口鎮紀委對劉延雙涉嫌違紀問題立案審查。

  “2012年底東大劉村土地流轉,其中23.4畝村集體所有的土地流轉費是多少錢?這些錢去哪了?”審查人員將劉延雙找來進行談話。

  “土地流轉費共141188元,其中12萬多元用于集體支出,有1萬多元支付村民的土地流轉費了。”劉延雙仍想蒙混過關。

  “你說的土地流轉費是指劉某某打收條的1萬多元錢嗎?可我們找劉某某了解情況時,他已經承認這是你后來找他偽造的收條。”審查人員的話擊碎了劉延雙的幻想。

  自知大勢已去的劉延雙沒有再隱瞞,竹筒倒豆子般將自己侵占村集體資金14869元、公款吃喝及違反群眾紀律的違紀違法問題全部交代清楚。

  至此,一起由實名信訪舉報牽出的違紀違法案終于水落石出。(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2019年7月10日06版,記者:李欽振)

cta期货交易顾问
卓彩公司 必中pk10赛车全能计划 时时彩怎么玩 多宝国际娱乐 火龙果app安卓下载软件 宝宝计划最大挂几期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怎么玩 胆组技巧